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执行法官:情理法上的“舞者”
发布时间:2018-07-06     责任编辑:刘芳坊
  不到租金要不回田地 农户租地一波三折 

  楚雄市法院 

  案情回顾 

  20095月,农户鞠某一家将自家承包的1.99亩田地租给被告楚雄市某合作社,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约五年,合作社每年支付租金1990元。20134月,该合作社支付租金同时要求签订为期10年的第二轮租赁合同,农户不同意续签,亦未领取最后一年租金。双方就续签合同的争议一直未得到解决,直至合同期满,合作社依旧在使用鞠某家的农田。无奈之下,2015年鞠某一家向法院起诉要求合作社支付合约期最后一年的租金,以及2014年合同期满以来一直占用土地的占用费。 

  

  

  经庭审查明案件事实,楚雄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由被告楚雄市某合作社支付给原告鞠某一家2013-2014年度租金,并支付合约期满直至土地腾退之日的土地占用费。判决生效后被告提起上诉,经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转眼到了2016年中旬,面对始终未履行判决的合作社,鞠某一家拿不到案款,要不回土地,向楚雄市法院递交强制执行申请书。201610月,法院执行干警通知双方进行调解,被执行人楚雄市某合作社法人表示对租赁土地实际面积有异议,要求对土地进行实际勘验。随后执行局干警到达租赁土地进行实地勘验,并就退还土地问题做双方思想工作。由于土地上已经栽种大量作物,移除会带来更大的经济损失,申请执行人表示谅解,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告在201710月前归还租赁的土地,并拆除土地上搭建的大棚及喷灌设施。 

  201711月已过和解协议时间,执行干警找到双方核实案件执行情况。被执行人表示由于部分作物尚处幼苗时期,无法及时移出,双方已再次协商决定:被执行人将土地占用费支付完毕,并约定将于20187月底前将田地内作物移出,并将田地及搭建大棚一并交于申请人鞠某一家。 

  

  

  2018630日,被执行人联系执行法官表示已将田地内作物移出。72日上午,在执行局干警的现场见证下,双方当事人以书面形式将占用的土地进行移交。 

  大姚法院法官倾情调解化纠纷 

  案情回顾 

  大姚某村村民王某某欲在拆除的老宅基地上建盖砖混结构房屋。20161015日,白某某经人介绍到王某某家施工(白、王俩家有亲戚关系),同月23日双方签订《建房施工合同书》,约定由王某某提供材料,白某某负责按双方议定图纸施工,并对建盖形式、施工范围及单价、付款方式等作了约定。在施工中,王某某支付了白某某部分工程款,并向白某某雇请的工人支付部分工时费及其他费用。20179月房屋施工完毕,因双方在房屋工程质量和结算方式上产生争执,故未对工程进行结算。几经商量未果后,白某某将王某某诉至大姚法院,要求尽快支付建房施工工时费、违约金及逾期利息。 

  

  

  审理中,双方在结算面积和工程质量上争执较大,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承办法官决定到案件现场进行实地查看。 

  在双方当事人及家属、代理人的同场下,对被告户新建房屋进行实际丈量、现状查看,被告房屋确实存在一些施工装修方面的瑕疵,因房屋质量问题,调解工作一度陷入僵局。在做调解工作中,法官了解到原被告双方系亲戚关系,便以此为切入点坚持做情、理、法方面的思想工作。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通过法官耐心细致的调解,双方争执越来越小,最终达成一致意见,由被告王某某支付原告白某某剩余工程款27000元,其余请求白某某自愿放弃。王某某家属采用手机银行转账和现金支付二种方式,当场把工程款付清给白某某。 

  执行法官不仅需要对本职工作融会贯通,还需要居中调和。有时一纸判决,或许能给当事人正义,但是如果判决得不到执行,不能解开当事人的心结,案件就不能真正了结。执行案件难就难在法官不仅需要明法,还需要析理、懂情,注重执行的社会效果。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